2019-04-15

张煜枫但我是个好女孩 李清照:嗜酒离婚坐牢-唐诗宋词古诗词

张煜枫但我是个好女孩 李清照:嗜酒离婚坐牢-唐诗宋词古诗词

张煜枫
唐诗宋词古诗词唐诗宋词查询,古诗词分享!

喝最烈的酒,撕最渣的人,李清照这一生活得都挺现代前卫。
宋代是个对女性很不友好的时代,卫道士们嘴里念叨的都是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,巴不得女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窝在家里绣花生娃缠小脚,“词藻非女子事”。
有一位小姐姐不太安分。她的父亲是苏轼的学生,母亲生在状元之家,她从小舞文弄墨,没事还要喝点小酒,助助雅兴,放在今天也算作风豪放了,她就是被称为“婉约派”的“千古第一女词人”李清照。
遥想古人,头挽发髻,身着罗裳,衣带纷飞,容易被人想柔弱了。但李清照不。她嘴里喊着“凄凄惨惨戚戚”,在行动上可是个钢铁女战士。

首先,她具有文人的通病,好酒。李清照现存的词只有70余篇,与酒相关的词就占了二十几篇。还是少女时,经常喝到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: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”丈夫不在家,思夫心切,喝酒——“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”到了老年,漂泊流离,更要喝酒——“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,晚来风急?”
菊花开了,喝酒——“不如随分尊前醉,莫负东篱菊蕊黄。”茶花开了,喝酒——“金尊倒,拼了尽烛,不管黄昏。”梅花开了,还是喝酒——“年年雪里,常插梅花醉。”
喝酒的理由,只要找,总会有。不仅要喝大酒,还要宿醉不醒——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”

酒色不分家,这位大姐写起香艳文章来,也是很有一套。“晚来一阵风兼雨,洗尽炎光。理罢笙簧,却对菱花淡淡妆。绛绡缕薄冰肌莹,雪腻酥香。笑语檀郎,今夜纱厨枕簟凉。”她与丈夫赵明诚郎情妾意,洗过澡、化点妆、穿上蕾丝,冲赵明诚勾勾手指:今晚的竹席好凉哦。
这两口子是文艺青年的典范,赵明诚喜欢考古,兼职当官。李清照除了写写诗词,上上汴京头条,余下时间协助丈夫整理古籍。她看到有人卖古代字画,身上钱不够,立马去当铺卖掉衣服,买买买。
每天饭后,坐在归来堂,炉子上烹着茶,两人开始玩一个小游戏——指着面前堆积成山的书史,说出某个典故,在哪本书的哪一页、哪几行,以输赢决定喝茶先后。

李清照总是赢。两地分居时,她给丈夫寄去自己的作品。赵明诚大为惊艳,同时也触动了男人那点脆弱的自尊心。于是他闭门谢客,闷头写了三天三夜,作了50首词,把李清照的那首也混在其中,拿给朋友看。结果朋友告诉他,所有的词中,只有3句绝佳:“莫道不消魂。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后来丈夫被罢官、公公去世、父亲遭朝廷排挤,李清照乡居青州,喝茶、弹琴、读书、品酒、打马,怡然自得。
打马类似于今天的麻将,有点赌博性质,李清照是一把好手。“予性喜博,凡所谓博者皆耽之,昼夜每忘寝食。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?精而已。”
说得很明白:我天性喜欢赌博,废寝忘食。而且,我赌了一辈子,从没输过,赢钱哗啦哗啦的,挡都挡不住。为什么,我精通赌博啊!
好酒好色好赌,李清照是文人中的“大姐大”。但恣意而为仍抵不过时代的洪流,她活在南北宋之交,国破山河在。流亡途中,她写了比爷们儿还爷们儿的绝句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
后来赵明诚去世,李清照49岁时,毅然再嫁张汝舟。在清规戒律森严的宋代,这真是要被人喷死了。但彪悍的女人不管这些,遇到了,就结了。
谁成想对方觊觎李清照收藏的文物,她当然不能忍,果断离婚,怒怼渣男。

按照宋朝的法律,女人是不能提离婚的,如果非要离,就要起诉丈夫。但只要起诉丈夫,不管结果如何,女方都必须坐3年牢。
这个国家也不是第一天压迫和物化女人,也不会是最后一天。李清照何等人物,宁把牢底坐穿,也要把渣男踹翻。
张汝舟曾经在科举考试中舞弊。李清照就告发他欺君,同时要求解除婚约。结果张汝舟获罪下狱,李清照自己也进了监牢。好在有好友搭救,9天之后,就出来了。
喝最烈的酒,撕最渣的人,她这一生活得都挺现代前卫。1000年过去了,时代也许改变了,也许没变。但那些丑陋的标签,撕也就撕了吧。
原标题:《我嗜酒离婚坐牢但我是个好女孩》作者 杨杰
原文刊载于《中国青年报》(2018年02月7日 10 版)

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,
回复“唐诗”、“宋词”,可以查询诗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