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4-15

张煜枫余华:《在细雨中呼喊》 阅读日-OC创新作文智慧堂

张煜枫余华:《在细雨中呼喊》 阅读日-OC创新作文智慧堂

张煜枫少年的苏宇对少年的我讲述这些时,我们两人恐怕都难以明白这揭示着什么。后来,苏宇死后十多年,我站在这座通往南门的桥上,独自回想这些时,我才逐渐看到敏感的苏宇,从童年起就被幸福和绝望这两个事实纠缠不清了。

作家简介
余华,当代作家,《在细雨中呼喊》是其发表于1991年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。它的结构来自于时间的感受,这本书试图表达人们在面对过去时,比面对未来更有信心。因为未来充满了冒险,只有当这些结束以后,惊奇和恐惧也就转化成了幽默和甜蜜。余华因这部小说于2004年3月荣获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。


《在细雨中呼喊》(节选)
苏宇劳动教养回来后,我见到他的机会就少了。那时郑亮高中已经毕业,苏宇经常和郑亮一起。我只有在晚上进城才能见到苏宇,我们在一起时依然和过去一样很少说话,可我渐渐感到苏宇对我的疏远。他说话的声调还是有些羞怯,但他对话题的选择已不像过去那么谨慎。他会直截了当地告诉我。他当时抱住那个少妇时的感受,苏宇说这话时脸上流露出了明显的失望,那一瞬间他突然发现,实际的女性身体与他想象中的相去甚远,他告诉我:
“和我平常抱住郑亮肩膀时差不多。”
苏宇当初目光犀利地望着我,而我则是慌乱地扭过脸去。我不能否认苏宇这话刺伤了我,正是苏宇这句话,使我对郑亮产生了嫉妒。
后来我才明白过来,当初的责任在于我。苏宇回来以后,我从不向他打听那里的生活,担心这样会伤害苏宇。恰恰是我的谨慎引起了他的猜疑。他几次有意将话题引到那上面,我总是慌忙地躲避掉。直到有一个晚上,我们沿着河边走了很久以后,苏宇突然站住脚问我:
“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劳教时的生活?”
苏宇的脸色在月光里十分严峻,他看着我让我措手不及。然后他有些凄楚地笑了笑,说道:
“我一回来,郑亮马上就向我打听了,可你一直没问。”
我不安地说:“我没想到要问。”
他尖锐地说:“你心里看不起我。”
虽然我立刻申辩,苏宇还是毅然地转过身去,他说:
“我走了。”
看着苏宇弓着背在河边月光里走去时,我悲哀地感到苏宇是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友情。这对我来说是无法接受的,我走了上去,告诉他我在村里晒场上看电影时,捏一个姑娘的事。我对苏宇说:
“我一直想把这事告诉你,可我一直不敢说。”
苏宇的手如我期待的那样放到了我的肩上,我听到他的声音极其柔顺地来到耳中:
“我劳教时,总担心你会看不起我。”
后来我们在河边的石阶上坐下来,河水在我们脚旁潺潺流淌。我们没有声音地坐了很久,苏宇说:
“有句话我要告诉你。”
我在月光下看着苏宇,他没有立刻往下说,而是仰起了脸,我也抬起头来,我看到了斑斓的夜空,月亮正向一片云彩缓缓地飘去,我们宁静地看着月亮在幽深的空中漂浮,接近云彩时,那块黑暗的边缘闪闪发亮了,月亮进入云彩。苏宇继续说:
“就是前几天告诉你的,我抱住女人时的感受——”
苏宇的脸在黑暗里模糊不清,但他的声音十分明朗。当月亮钻入云层后,苏宇说道:
“其实不是抱住郑亮的肩膀,是抱住你的肩膀。我当时就这样想。”
我看到苏宇的脸一下子明亮起来,月亮的再次来到让我看清了苏宇生动的微笑。苏宇的微笑和他羞怯的声音,在那个月光时隐时现的夜晚,给予了我长久的温暖。

编后按
片段节选来自书里的第二章——关于友情的篇章,也是小编最喜欢的篇章,里面讲到一句话“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”,这是一种有意思的体悟,懦弱不安的人并不见得会从更强大健全的人格中获得力量与安全感,但相似的恐惧与颤抖却可以获得友谊。
孙光林与苏宇的友谊,是两个同类人的友谊,他们共同缺失来自家庭的爱,来自同龄人的爱,以一种可有可无的姿态生活在人群之中。相似是有好处的,它让理解的道路变得通畅,从某种程度来讲不被理解亦是孤独的源头。
但太过相似往往又会难以相容,两位孤独少年的身上又存在着微妙的参差,年长一些的苏宇更拥有成年人般的成熟与沉默,在他的目光里,能看透孙光林的心思,并及时送上安慰与鼓励。
这份友谊来得很迟缓,苏宇曾拥有过幸福的时光,苏宇曾经历过劳教,这些都是“我”(即孙光林)没有过的,两人各自的心里落差与自卑情绪,让彼此的初遇与重逢都慢了很多,但事情发展的不完全顺畅并不阻碍两人就成为那种“真正”的朋友,“我”见证着苏宇经历过的一切,从那里获得友情的温暖,在苏宇死去之后又渐渐感到自己成为了第二个苏宇。无论多少年过去,少年苏宇与少年孙光林的故事都足够动人。
你又有哪些动人的故事想和大家分享,你喜欢什么样的书籍,想看到哪些书的解读或书评,欢迎积极留言,小编会随机抽取精美小礼品赠送哦!
拓展链接
2018年中考考场作文大集锦
中考写作清单,给普通到优秀的你
长按二维码,也许下一个中考作文题就在其中